• 冬雪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  喜春,风起,爱夏,露临,赏秋·香散,迎冬,雪至。

      。

      天寒地冻,大雪纷至,冰冻三尺,狂风呼啸而过,这等于冬季。

      南国的冬季是千里冰封,万里雪飘,是万物银装素裹。

      北疆的冬季是凄厉北风阵阵吹,鹅毛大雪翩翩飞,就连那一丝观赏的闲情雅趣也在北风中泯灭了。

      冬季是惨白、恐惧、不生气的。冬季将性命肃杀,冬季将性命安葬。

      然而,要晓得硬币领有两面,有一面或者有些暗淡无光,然而另一面或者素净动人让你感到欣喜。

      冬是储藏性命的节令,假若大地万物不经由冬的储藏,怎么会有春的生气,夏的生长,秋的收获?假若不冬的储藏,种子怎么会在来年破土而出?花芽怎么会在来年展枝着花散芬芳?

      冬是思索性命的节令,在阅历了春的遐想,夏的孕育与秋的收获,人们的魂魄进入了平和平静的冬季。在冬的沉静中,一个个性命的进程被一次又一次的整顿,性命会再一次站立,是冬季让他们焕发生气,让他们走向性命的新春。

      冬季是实在而又原始古朴的,人间万物在冬季里,消了春的生气,散了夏的芬芳,褪去了秋的繁华,大地浮现出实在静谧与空阔。

      冬季是斑斓的,冬季是快乐的。

      冬季,寒崖上有百丈的坚冰,凛凛的北风吹过,卷起晶莹的雪花,枯树昂起了头,伸开了双臂,拥抱着冬季,万千枝头上开满了冰清莹亮的梨花。

      冬季,那腊梅绽放,梅花开枝头,花开雪白但逊雪三分,雪却输梅缕缕香。

      冬季是顽童们最喜欢的节令,可能在小孩儿的约束下,孩子们只能偷偷的溜出房门去打雪仗,去堆雪人,可能冻紫的嘴唇和开裂的双手涓滴不克不及打搅

    打开孩童们顽耍的兴致,虽然农村的孩童不克不及够费钱去滑雪场滑雪,然而拉爬犁也是别有一番意境的,当然,酸痛的腿脚根本不克不及阻拦孩子们顽耍的爱好。

      冬季,开得最美的花当属雪花了。下起雪来即使不“燕山雪花大如席,片片吹落轩辕台。”那末夸诞,然而也是片片雪花似鹅毛。

      在冬季,撬开坚冰,可以

    呐喊看到安适温馨的鱼儿,若是不冬雪寒冰的佑护,怎么会有鱼儿在春江水暖时的跃水嬉戏。翻开层层的积雪便可以

    呐喊看到油绿的冬麦。掘开厚厚的冻土,就能看到稚子的根芽,若是不是冬的养育怎么会有百花在杨柳东风里的竟相凋谢,怎么会有盛夏时节的阵阵麦香。

      冬,藏秋实而孕春华,冬,万物之终归,事物之新生。

      在雪的茫茫田野上,我径自一人,逐步地走着,走着,就那末寻思着前进着。

      梦里盼雪,半夜听雪,山野望雪,诗里读雪。我的思绪逐步柔弱虚弱清洁的如同雪花一般。

      “十足真爱,都应当视为雪花,落地无声,化去无痕,斑斓而不成触摸。”

      那就让咱们在冬季里思索性命,将性命的进程整顿。

    ????

    ????

    上一篇:富到奢靡自惊人

    下一篇:没有了